网站简介 - 创作团队
简讯 |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选刊 > 短篇小说 > > 正文

秘 书

来源:原创 作者:邓复华 时间:2018-05-16

晚上,省委办公楼前停满了清一色的奥迪轿车,五楼常委会议室灯火通明,气氛喜庆、祥和。省委办公厅举行的欢送大会在这里隆重举行。省委副书记文丰毅今晚启程赴北京担任国家扶贫办副主任,与大家在此依依惜别。

文丰毅在本省工作30多年,他简要而动情地回顾了他从一个农村放牛娃一步一步地走上省部级领导岗位的漫漫历程,他表达了对各级组织和全省人民的浓烈感情。中组部一位副部长代表中央对文丰毅过去的工作进行了充分肯定,并寄希望于他在新的工作岗位上为改革开放事业和扶贫攻坚工作作出更大的贡献。

省委书记刘海最后才发表讲话。

欢送会一结束,文丰毅就把刘海叫到一边,当着中组部这位副部长的面,表达了一个未能了却的心愿。他说,他在离开本省之前,没有别的要求,只希望安排一个他信得过的人到他的家乡汉江市当市长。他曾经推荐了跟随他多年的秘书、现任省委副秘书长李志民,他认为李志民年轻有为、德才兼备,无论从知识还是能力上讲,都可以算得上是汉江市市长的最佳人选。

刘海表情严肃,他当场告诉中组部这位副部长,此事曾在省委常委会上讨论过,争议很大,未能通过。他感觉文丰毅今天的举动不可思议,怎能当着中组部的领导重提此事呢。他认为老文应该知道,按照干部管理权限,地市级干部中组部是不直接管理的。再说,你一个省部级领导,一个已调离本省的干部,替你过去的秘书如此大动情感地说话,叫别人怎么想呢。难道你文某把此事作为调离本省的一个条件向中央提出来。作为一名党员干部,应该无条件地服从组织安排的,这个道理你不是不清楚的。但是,刘海还是照顾了他的面子,表示,将严格按照干部管理程序办理,争取召开省委常委会再讨论一次。

当晚,文丰毅随同中组部的副部长一同乘火车离开本省,赴北京履新去了。省委大院很快恢复了夜晚的宁静。

这里山连着山,峰连着峰,地处汉江中上游。全境南北、东西相距均约200公里。市中心距省城约500公里。全市辖六县一市两个城区,人口400多万,其中城区50万人口。这里原本是一个小山镇,三线建设时期,随着国家一些重点工程在这里选址建厂,这里很快崛起了一座现代化的工业城市。这里既有城市的现代工业文明,又有山区落后原始的自然农业。这就是原省委副书记、现任国家扶贫办公室副主任文丰毅的家乡。文丰毅正是在这里土生土长,并从这里走出大山的。离开汉江市之前,他先后做过大队党支部书记、公社党委书记,后来当过副县长、县长、县委书记,汉江建市辖县以后,他又成为汉江市的第一任市长。因为所辖的六县一市全部是国家级贫困县,200多万人口还没有脱离贫困,一部分刚刚脱贫的人口又因为地理环境、生产生活环境的的恶劣又不断地返贫。因而,这里一直是本省扶贫攻坚的主战场,每年的全省扶贫工作会议都在这里召开。扶贫是汉江市各级政府的主要工作,因此,汉江市的历届市长都被称之为“扶贫市长”。作为汉江建市后的第一任市长,文丰毅正是因为扶贫有功,扶贫扶出了经验,扶贫扶出了政绩而调任省扶贫办公室主任的,后来,他先后当上了分管扶贫工作的副省长和省委副书记,现在又调任国家扶贫办公室副主任。

文丰毅在省里工作长达八年,李志民一直是鞍前马后地跟着他。他每次回汉江市调研或检查,都由李志民陪同。因此,李志民对汉江市的情况也很熟悉。不仅如此,他所分管的各条战线、各个系统李志民几乎都了解。他们之间的关系从工作渗透到生活情感领域,文丰毅的侄女最后成了李志民的妻子。李志民从省委机关的一般干部,到后来当上省委副秘书长,每前进一步都离不开他的培养、关心和特别关照。他们之间的那种亲密和相依就象是一种割不断的父子情谊。正因为如此,省委机关的干部有一些疑虑和微辞,文丰毅推荐李志民当汉江市市长,自然也遭到省委常委们的抵制。

汉江市在本省扶贫工作中地位和特殊性,决定了汉江市市长人选的重要性。汉江市现任市长,是驻汉江市的国有大型企业派出的一名领导干部,熟悉工业经济工作,但对农业、农村和农民情况不甚了解,同时,这个市长和市委书记长期不和,关系紧张,矛盾重重。党政一把手公开搞内耗、拆台子,既影响工作,又影响市委、市政府的形象。为了汉江400多万人口的生存和发展,为了山区人民尽快脱贫致富奔小康,作为从汉江市走出来的省委领导,文丰毅认为一定要选好这里的当家人。即便是离开本省前,他最放心不下的仍然是汉江市市长人选问题。当然,他力荐李志民,除了因为李志民确有一定的才干外,不是一点点私心也没有,他想把曾经跟随他多年的秘书、现在的侄女婿李志民推到这个欠发达城市的市长岗位上,让他有个锻炼的机会,以便尽快步入仕途快车道。

刘海理解文丰毅对汉江市的感情和力荐李志民到汉江工作的目的。因此,他在省委常委会说:“同志们,从汉江市的实际情况出发,从汉江市的稳定和发展考虑,从扶贫工作的大局需要考虑,请大家尊重国家扶贫办副主任老文同志的意见,同意调李志民同志到汉江市工作。”

书记态度明确地向常委们做工作,常委们不好再反对,只好表决通过了。

任职文件当天就由省委书记刘海亲自签发。内容如下:

省委决定,李志民同志任中共汉江市委委员、常委、副书记,提名为市长候选人。请汉江市委、市人大党组依照法律程序办理。

省委常委、省委组织部部长阮平放带着省委文件,代表省委、省政府亲自送李志民到汉江市上任,并在汉江市党政干部大会上发表讲话。第二天下午,汉江市召开市人大常委会,依照地方组织法规定程序,任命李志民为汉江市副市长、代理市长,等明年上半年人大召开例会时再提交大会正式选举。

原任市长本应该回到原来的国有大型企业工作,由于他原来的位子早已被别人顶替,所以,省里只好安排他到另外一个城市担任市委副书记。

送走了省委组织部部长阮平放,李志民便带着市政府秘书长风尘仆仆地到各县、市、区调查研究,了解情况。他不坐在办公室听汇报,深入基层搞调研,主动掌握第一手资料,这是他从文丰毅那里学来的工作作风。文丰毅经常说的一句话是:“要想知道梨子的味道,就要亲口尝一尝”,“吃别人嚼过的馍没味!”

连续一个星期的调研,累得他实在够呛。他此时感觉到,基层工作和省委机关就是不一样。他回到政府办为他安排居住的汉江宾馆,先在房间冲了个澡,然后躺在床上,感觉身子就象散了架一样。稍休息一会,他突然想起,应该向北京打个电话,告知文丰毅自己已经走马上任了。

电话一接通,文丰毅便告诉他,他到汉江之事刘海已经向他通报过了。不等他多说话,这位老领导便告诫他:“现在,你不是大机关的大秘书了,是一个统领几百万人口的地方行政长官了,干事业的平台有了,就看你如何施展你的才华,如何大展宏图,为汉江人民服务了。”

“决不辜负老领导的希望,一定向老领导学习,向汉江市的广大干部和人民群众学习,为汉江人民造福!”李志民在电话里用市长的口吻向文丰毅表明了决心和态度。

对于李志民,文丰毅是满意的。不仅因为是他多年的秘书,他认为他是一个难得的人才,不应该老浮在省委机关,应该担任地方大员,做点实事,干点大事。电话通了近一个小时,文丰毅详细介绍了他所了解的汉江方方面面情况,并提醒他在汉江工作要注意的几个问题,同时,希望他尽快进入角色。末了,他还顺口提到市政府办公室的工作人员廖奎,问他是否认识。他告诉他,小廖曾经专门到省城找过他,如果他有什么具体困难,作为市长,尽可能地照顾一下。

一到汉江他就下到各县市区调研去了,他对办公室的工作人员没来得及一一对上号,不知道哪一位叫廖奎。电话一放下,他就找来秘书长了解情况。

廖奎是市政府办的一般干部,原为城郊一个乡政府的勤杂人员。当时,市政府办公室急需工勤人员,办公室主任利用下乡督导检查工作的机会,一直在留意寻找一个合适的人。在郊区的一个乡政府,他看到一个小伙子又是倒茶、倒水,又是抹桌子、扫地,手脚勤快,有一股子机灵劲,他眼睛突然一亮,这不正是我们需要找的人吗?从此,廖奎时来运转,摇声一变便成了市政府办公室的工作人员,不过,他仍然是做勤杂工,每天的工作仍然是拖地、抹桌子、打开水。当时的市长文丰毅家有一个八十多岁的老母亲,还有岳父、岳母住在一起,为解除领导后顾之忧,让领导安心工作,政府办主任要求廖奎顺便照顾一下文市长家的老人,负责帮文市长家买菜、送粮,上门服务。因他有股机灵劲,能吃苦,小心谨慎,任劳任怨,深受领导喜欢。

听完介绍,李志民当即表示:“我正好没来得及配秘书,那就让他专门给我服务吧。”他想,文丰毅既然在电话里交待关照,那他就一定要当一回事。他认为,把这样的人留在身边还是有益处的。干脆一步到位就让他做自己的秘书。秘书出身的他,深知找一个贴身、贴心的秘书是多么的重要!

秘书长和办公室的干部都觉得大惑不解,认为廖奎只是一个勤杂工,刚转为干部编制,文化素质低,未经过任何培训,让他做市长秘书实在不妥当。但是,新任市长亲自点了将,他们又不知其中奥妙,也不好直接反对。

就这样,刚刚转干的勤杂工廖奎当上了市长秘书,为政府办公室年轻干部们所仰慕。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秘书的概念发生了重大变化,已不再是秘书学上的概念了。所谓市长秘书,已被定位为为市长提供生活服务的专门人员,因此,又被人们称之为“生活秘书”,更有人直接了当地称他们是“拎包的”、“开车门的”,或者说是“守办公室的”、“收发整理文件的”,等等。这样的秘书,让廖奎当当也无妨。

廖奎从当上市长秘书的第一天起,就一直是踌躇满志,激情澎湃。他拿起电话,首先将这一消息告诉他的妻子张丽:“老婆吗?我终于熬上头了,不再打开水、抹桌子、扫地了,当上市长秘书了!”

喜讯传来,张丽激动不已:“好!老公,好好干,晚上我好好慰劳你!”她经常听廖奎说,他非常羡慕那些跟市领导当秘书的人。他说那些市领导的秘书是如何如何地受人尊重,如何如何地风光,有的秘书甚至比领导本人的权力还要大、比领导的驾子还要大。几次都说得她真想也去争当秘书。

现在,廖奎终于也成了令人羡慕的市长秘书,那她自然就是秘书太太了,她从此就可以不去站柜台当营业员了,她脱口而出:“老公,你现在身价百倍了,接触的官儿多,好好考虑把我的工作调动一下!”

张丽是百货公司的营业员,她一直埋怨廖奎,在政府办公室工作十几年了,怎么还在打开水、扫地,干勤杂工的活,怎么不能干点体面的有出息的工作,好让她一起沾点光呢?

接着,廖奎又通过电话把这一消息告诉了他的父母、岳父母和小姨子等亲属,以及他玩得好的哥们儿。大家一致决定,晚上在饭店为他设宴,同庆同贺!

汉江市虽然属欠发达地区,但城乡反差极大,一边是贫困的山区农村,一边是经济发达的繁华城区,现代大工业文明带动了这个城市城区经济的长足发展。据统计报告显示,城区消费水平比省会城市还要高。晚上,街道车水马龙,夜色斑斓,灯红酒绿,游人如织。为廖奎特设的家宴在市中心人民路的一个豪华酒店举行。酒店老板听说是市长秘书在这里请客,特地把他们迎到了最好的包房。

家人已提前到达酒店等候,他的一些哥儿们也闻讯赶来了。大家象迎接皇上一样迎接他的到来。大家一起祝贺他当上市长秘书,祝愿他官运一路亨通。

妻子张丽说:“老公,首先我敬一杯。尽快想办法把我调到行政事业单位。工作清闲了,收入稳定了,我也好一心一意侍候你,让你一心一意干工作!”

“我也要沾沾姐夫的光,把我调到工商局去,穿着制服,管理市场,该多神气!”从不沾酒的小姨子张晋也拿起酒杯凑热闹。

几个哥们儿轮番着和廖奎猜拳喝酒。他们今天的兴致特别高,喝了很多酒。他们说,从今以后,我们再不怕谁了,遇到什么事情都可以找奎哥为我们摆平。

双方高堂父母也在席间频频举杯,为孩子终于有了出息而高兴得合不拢嘴。

宴会在热烈而愉快的气氛中结束。妻子张丽和几个哥们儿争着要掏钱买单,酒店老板硬是不让买,说这顿饭算她请客,市长秘书能在这里吃饭,这是瞧得起他们酒店,以后说不定还有什么事找廖秘书帮忙哩!

此时,廖奎说话了:“怎么能白吃酒店的呢?这样吧,由我签个单,记在政府办的招待费内。以后,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帮忙再说。”廖奎从酒店老板手里接过单子,就象市长签发文件一样,在菜单上潇洒地大笔一挥。

几个哥们儿连声附和:对了,连汉奸胖翻译都说,“老子在城里下馆子都不要钱”,现在,堂堂的市长秘书出来吃饭,怎能自己掏钱?

最得意的当然还是廖奎的妻子张丽,她庆幸自己有远见。当年和廖奎谈恋爱时,父母和姐妹们都站出来反对,说他又矮又胖,文化程度又低,又是个勤杂工,没什么出息的。是她自己顶住来自各方面的压力一门心思要嫁给廖奎的。她认为,不管干什么工作,只要在市政府上班就行。仿佛那时她就预测到他会当上市长秘书的。

酒后的张丽脸上泛满红润,紧紧依偎在廖奎怀中······

汉江市历任市长都是一间办公室办公,来人推门即可见到市长。人们找市长十分方便。市长和副市长的秘书都集中在秘书科办公,由秘书科统一管理。新任市长李志民从省里一来,将省委领导的办公模式也带来了,他仿效省委、省政府领导的办公形式,一个人占用相邻的两间办公室,把两间办公室改造成一个内外套间,形成一个内外间办公的格局,即秘书在外间登记把门,其本人在内间,来人欲求见市长,须先经秘书廖奎登记允许或由廖奎报告他本人同意。

一天,财政局刘局长来访。廖奎轻轻推开内屋门,小心翼翼地说:“李市长,刘局长来了,让他进来行吗?”

李志民赶紧说:“快请进来!”对于财神爷,无论是市长还是秘书,都是不能怠曼的。

廖奎推门、关门轻手轻脚,让人感觉不到一点响动。为市长李志民服务,他处处谨小慎微、殷勤周到,着实让李志民满意。这是秘书长教给他的办法。但在外来人面前,他却表现出一副养尊处优、居高临下、盛气凌人的样子。他对政府办的同事甚至也是如此。可能因为打了十二年的开水、扫了十二年的地,当了十二年的孙子,受尽了歧视和凌辱,终于有了出头翻身之日,他要好好感受一下当爷的滋味。

当然,对副市长、秘书长、办公室主任以及象财政局长这类人物,他还是要笑脸相迎的。他这个人最大的优点是特有眼力劲,善于查颜观色、见风使舵,市长高兴,他就陪笑,令市长不高兴的人和事,他也一起表现出义愤填膺的样子。

一天,一个衣衫褴褛的老农民到市政府上访,说是他女儿遭到村主任强暴,村主任是县长的亲戚,县里不管,他点名要见市长。廖奎阴沉着脸,不问缘由,将其拒之门外。

这位老农经人指点,最后打听到了市长的住处,他要在晚上找市长告状。他想,市长晚上不会有秘书把门的。他在李志民居住的宾馆守株待兔,连续停留了几天,最后终于见到了李市长。

在李市长的亲自过问下,村霸终于受到司法机关的严惩。

一天上午,几位民营企业家一齐找上门,说是要找市长反映民营企业经营中遇到的问题,也被廖奎挡驾在门外。市长分明在办公室办公,廖奎却说开会去了。他们要求登记预约见面时间,廖奎沉着脸说,市长多忙,哪有时间管你们的破事?你们还是去找有关部门吧!

一些政府部门的负责人找市长汇报工作,甚至也遭到廖奎的挡驾和刁难。

规划局王局长拿着开发区的规划图请市长审阅,进门时,他把自己抽的一包中华牌香烟扔到了廖奎的桌子上,廖奎会意一笑,爽快地让其进入了内间。

建设局郭局长要求面见李市长汇报重要事情,没有向秘书采取任何公关措施,廖奎便说,李市长正在看一个紧急材料,你坐着等一会,我去报告了以后再说。他一等就是一个多小时,急得他在外面喊叫,市长方才知道此公已来,让他直接进去。

房地产商冀老板申请审批地皮的材料送来一个多月了,放在廖奎的桌子上让他转交市长。一个多月过去了,不知是否已转交,怎么一直没有音讯,急得冀老板再次找上门来。一进门,他就递给廖奎一个信封,钞票半露在外面,廖奎会心一笑,赶紧说:“快进去,市长正等着你!”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汉江市开始流传这样的顺口溜,并且传遍了全市上下:

“新任市长李志民,雇了一个把门人,此人本为扫地人,脸色盛气又凌人,欲见市长李志民,首先得把他摆平。”

市长公开电话也是秘书廖奎的办公电话,每天都有人打电话来找市长,他接听电话时,威风凛凛,俨然自己就是汉江市的市长,不,他的口气比市长还要大!他有强烈的教导他人的欲望,动辄教训人。他甚至以市长的名义随意向各方下达指令,他还在电话中责问、教导、训斥市辖各县的县长和县委书记!,

廖奎的妻子张丽和小姨子张晋很快从原来所在的企业分别调到了城管局和工商局。有了市长秘书这块金字招牌,打着市长的牌子办事,不但畅通无阻,而且效率极高。既然有如此便利的条件,有可供利用的社会资源,何不为自己多办几件实事呢。他得意地想。

年底,北京某中央级媒体的一名记者到汉江市采访扶贫攻坚工作。一到汉江,记者就打电话约见李志民,要求市长接受采访。电话是廖奎接的,廖奎不知轻重,未及时向李志民报告,竟然擅自将记者挡驾。这位记者此次千里迢迢来汉江,不仅没能见到市长李志民,未能完成采访任务,而且无端地受了市长秘书廖奎的讽刺和训斥。气愤至极的他,在了解到各方面的反映后,结合以前掌握的有关领导秘书的一些材料,一回到北京,就撰写了一篇题为《“秘书政治”要不得》的新闻述评。全文如下:

领导干部配专职私人秘书,本来是为领导者的日常工作提供服务,可在实际工作中 ,本应由领导者亲自处理的政务都由秘书代理,配专职秘书成为领导者权力和身份的象征,最后,秘书因侍候领导者有功,往往都能得到领导者关照而摇身一变成为新的领导者,这种现象被称之为“秘书政治”。

“秘书政治”不仅割裂了领导者同人民群众的联系,影响了正常工作和决策,而且养成了领导者的官僚主义作风,损害了共产党人在民众中的形象,甚至败坏了党风、政风和社会风气。

记者在汉江市政府大楼曾亲眼见到这样的现象,一个衣衫褴褛的农民到市里上访,点名 要见市长,却被其秘书拒之门外。殊不知,这位农民从深山沟来到市里见“父母官”,不知鼓足了多大的勇气,卖掉了多少粮食才凑足了路费。

另据几位民营企业家反映,他们曾要求找市长反映民营企业经营中遇到问题, 却被其秘书挡驾在门外。

关于领导干部配置专职秘书的问题,一位长期在机关工作的同志告诉记者,根据中组部和人事部有关文件规定,省部级以上干部才能配专职私人秘书,可见,“某某市长的秘书”、“某某县长的秘书”、“某某区长的秘书”等称谓是不规范的,是没有政策和法律依据的。

秘书的结局是,大多数秘书由于紧跟领导,得到领导关照,未经过基层锻炼而得到提拨重用,这些人往往从领导那里好的作风没有学到,消极腐败的东西很快都学到了家,最后,其中的大多数人都有出了问题,贻误党和人民的事业。“河北第一秘”李真不就是一个典型代表吗?

“秘书政治”的又一个消极现象是,一些秘书,经常打着领导的牌子为自已谋取私利,既损害国家和人民的利益,又影响领导者自身的形象。

更有甚者,由于人们把对领导的神秘感延伸到其秘书身上,个别秘书模仿领导的笔迹代领导签字画押,为其谋求个人私利找到了可乘之机。一些领导也习惯于庇护秘书,偏听偏信,充当其秘书谋求个人私利甚至违纪违法的“保护伞”。

另外,关于地市级主要领导内外间办公的问题,不少同志提出异议。他们说,过去,汉江市领导一直是一间办公室办公,推门即可见领导,领导与各方面联系十分方便。自从省委机关调来一位干部任市长以后,他仿效省机关的形式,在市政府机关为自己独立设立内外间套房办公,即秘书在外间办公,其本人在内间,来人都要先经秘书方可见此公。由于其秘书比市长本人的架子还大,比市长的派头还足,既影响了市长与外界的联系,影响了工作,同时损害了领导干部在人民群众中形象。

市、县作为行政区划的基层建制,每天都在发生大量具体而纷繁的事件,为了及时了解掌握各方面的情况,市、县领导自然应该直接面对社会,直接接触人民群众,亲自了解纷纭变化的社会环境,怎么能仅靠听汇报和从秘书那里获取信息呢?

文章很快被首都各大新闻媒体刊发或转载,社会反响强烈。在北京的文丰毅读罢此文,觉得事情很不妙,电话迅速打到汉江,责问李志民是怎么回事?

新闻舆论工具的强势监督,加之文丰毅的责问,让李志民如梦初醒。他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很显然,廖奎再不适合在自已身边当秘书了。但如何打发廖奎,成为一道棘手的难题。因为,这个小廖毕竟是自己亲自点将才做上市长秘书的,更何况当时市政府办的人都不赞成。

李志民想,此举原本以为能在文丰毅那里求得一个头号功,没想到拍老领导的马屁拍过了头——马屁拍到了牛蹄上!他此时方才明白,他这个秘书出身的市长,对曾经脚跟脚、手跟手,跟随多年、服务多年的老领导的意图并未能真正了解,这不能不算是他的一次重大失误。

远在北京的文丰毅的火气一直没消,因为此事被汉江市的离退休老同志作为笑料广为传播。离开汉江市多年了,他的这些老伙计们一直和他保持着紧密的联系,大小事情他们都能在电话里沟通。老伙计们笑他离开汉江市这么多年,现在临近退休,又远在京城,仍然对汉江市的事情管得这么具体而细致,真有那种包打天下的意味。他安排自己的秘书兼侄女婿做了汉江市的市长不说,连这位新任市长的秘书他也都亲自安排,竟然将家里的勤杂工指令为市长秘书。

对此,文丰毅的确觉得有些冤。他不得不解释事情的原委:廖奎曾经兼职当过他家里的勤务员,帮他家买过菜,管理过家政,照料过老人,他对小廖多少有一点感情。基于此,在廖奎多次到省城找他请求关照的情况下,他才向李志民打招呼适当关照廖奎,这当属情理之中。没想到聪明绝顶的李志民竟误解其意图,让其一步到位当上了市长秘书。

他十分委屈地对各位老同志说:“这个做勤杂工的小廖,我怎会让他做市长秘书呢?”

按照多少年形成的不成文的惯例,做了市长秘书的人,无论做秘书时间长短,哪怕是跟了市长一天,离开市长以后,都得作适当的职务安排。以前的市长秘书,有的被任命为副县级领导,有的被安排非领导职务,但都明确为副县级。廖奎当然也不可能例外。关于对廖奎的职务安排问题,各方争议很大,李志民最后只好将这个难题交给了市委组织部,且未发表任何指导性意见。

组织部门多次开会讨论廖奎的职务安排问题,但一直未有最后的结果。一时间,廖奎成了市政府无事可做的待岗干部。

 

                             (2006年12月于十堰)

作者:邓复华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上一篇:风 波

下一篇:内 招

Copyright © 2018-2028 创新文学网 版权所有
咨询电话:15927618989 QQ:2865185296 投稿邮箱:2865185296@qq.com
本网有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站工商备案
网站备案:鄂ICP备18008340号
鄂公网安备42090202000246号
Top